b信息公开目录
b信息公开相关规定
b信息公开指南
b依申请公开
b信息公开年度报告
b联系方式

监管动态 图片新闻
行业要闻 历史信息
本局概况 政策法规
经营许可 互联互通
电信资费 码号资源
统计信息 运营企业
服务监督 互联网管理

 



韦乐平:网络重构若想成功,唯有高层强势介入和统一领导

【来源:中国信息产业网】

   “目前,SDN/NFV技术尚处于半封闭的软烟囱群阶段,离开放的全解耦目标还有相当距离,产业整体仍处在现场试验和早期商用阶段。”SDN/NFV产业联盟理事长、工信部科技委常务副主任、中国电信科技委主任韦乐平在接受CNII记者采访时表示,“网络架构的重构牵一动百,估计还需十年左右时间才能实现,若想取得成功,唯有运营商高层直接强势介入和统一领导。”

   现状:仍处于现场试验和早期商用阶段
   对于SDN/NFV行业整体发展情况,韦乐平评价说,技术性能有差距,标准进展慢,标准组织和开源组织的碎片化严重拖累了行业发展,尤其是NFV领域协同编排层,标准不到位。此外,他还指出,目前,SDN/NFV商业模式不清,增收节资效果尚不明显,整体仍处在现场试验和早期商用阶段,即Gartner曲线从过度期望进入幻灭到成熟期阶段。
   对于主流电信运营商,由于大网的复杂性、电信级要求、标准化缓慢、商业价值不明显等原因,除少数领域外,SDN/NFV技术尚处于半封闭的软烟囱群阶段,离开放的全解耦目标还有相当距离,在大网尚规模应用的时机尚未到来。
   而互联网公司由于业务单纯、历史负担轻、思维创新等原因,已经率先在DC内和DC间广泛部署SDN。在国外,谷歌六年前开始规模部署SDN,链路利用率提升至90%以上,但随着VPN服务的扩展,链路利用率已经下降到70%左右,仍然远高于运营商。在国内,百度在长途骨干网多机房互联的OTN上实施了基于SDN的自动调度和配置。
   在企业园区网络和企业内部数据中心,由于缺乏迫切需求,包括缺乏新业务,降成本空间有限,绝大部分企业尚无计划部署。

   趋势:随选网络和移动核心网虚拟化成为部署切入点
   谈及过去一年SDN/NFV技术的进展和趋势,韦乐平表示,互联网企业的成功经验使得面向企事业用户的随选网络成为多数运营商部署SDN的首选业务切入点。其中,SD-WAN成为SDN迈向大网的关键,应用于大网的SD-WAN需要支持多类型连接、动态路径选择、VPN等能力,最适合场景是企业总部与分支的连接。
   数据转发面的可编程推动软网络时代已经到来,用户利用P4(可编程协议无关分组处理器)语言可直接编写网络应用,实现对底层设置配置,完成用户的功能要求,实现对转发面的转发协议和流程的定制,达到协议无关、目标无关和网络快速灵活重构目标,推动软网络时代的到来。
   由于处理量大、吞吐量要求不高、又面临VoLTE引入机遇,移动核心网的虚拟化成为运营商NFV部署的切入点。
   值得注意的是,SDN/NFV协同编排器生态竞争激烈,产业链呈碎片化,标准和开源工作开始走向协同和融合,多个标准组织开始积极支持开源工作,推进两者多形式的融合。例如,OSM、OPEN-O、ECOMP三大组织,后两者已融合;ONF与ON.Lab合并,推动“软定义标准”,同步形成标准文档、调试和产品。

   挑战:架构重构牵一动百,实现需十年时间
   在采访中,韦乐平再次强调,网络架构的重构牵一动百,估计还需十年左右时间才能实现。具体来说,网络架构重构的挑战主要来自以下几个方面:
   组织架构方面,现有组织架构必须扁平化和融合化。当前,部门化、区域化组织架构不仅是端到端自动化运营的障碍,也是碎片化、部门化解决方案的温床;CT和IT的深度融合导致存储、计算和网络成为统一资源,而分割的组织会阻碍这一目标的实现。
   生产流程方面,包括采购流程需要重构。新的生产流程要融合现有分层、分域的市场、网络和IT流程,新的采购流程要摒弃传统黑盒子模式,转向软硬件分离采购和集成的新模式。
   制度文化方面,需要建立试错、容错的创新制度文化。不容错无创新,传统建网模式和产品开发需要变革。
   规划模式方面,现有静态的规划建设模式应变革。现有按年度的静态规划模式已经不适应日益动态的新环境要求,要么失掉市场机遇和用户,要么导致网络空闲。
   运营模式方面,高度依赖厂家的运营模式必须变革。开放网络需要集成大量不同来源的新老软件、硬件、网管,运营商必须能在代码级上深度介入开发、测试、集成、维护直至业务提供全过程。
   研发模式方面,需要创建开发运营一体化新模式。
   技术挑战方面,韦乐平指出,一是标准滞后,特别是涉及南北向接口、协同编排器和MANO、物理网和虚拟网统一协同管理运行等;二是性能挑战,很多软件尚不满足电信级要求,通用x86转发面的吞吐量尚难满足线速转发要求等;三是集成难度,大量不同来源的功能块实现集成和IOT,还要满足电信级要求,涉及全生态链协同和业务链各层面,包括芯片、NIC、VNF、协同层等。
   软件价值方面,网络软件化后的软件价值和商业模式需要探索,软件免费的习俗必须根除。
   人才队伍方面,需要更新、重构、培训适应软件世界。
   “因此,网络架构重构若想取得成功,唯有运营商高层直接强势介入和统一领导。”韦乐平强调说。

 

粤ICP备05000001


Copyright©2001-2017 GDCA All Rights Reserved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版权所有 2001-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