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信息公开目录
b信息公开相关规定
b信息公开指南
b依申请公开
b信息公开年度报告
b联系方式

监管动态 图片新闻
行业要闻 历史信息
本局概况 政策法规
经营许可 互联互通
电信资费 码号资源
统计信息 运营企业
服务监督 互联网管理

 



电商假货屡禁不绝,这个锅该由谁背?

【来源:中国信息产业网-人民邮电报社】

   电商平台存在假货的问题早已不新鲜,这个痼疾多年来都未被根除,可谓屡禁不绝。最近,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马可波罗瓷砖董事长黄建平将“网络打假”再次推上了风口浪尖。
   据媒体报道,今年“两会”上,黄建平的议案重点关注网络打假及振兴实体经济等问题,他在“两会”期间“喊话”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希望马云对那些不是企业品牌官方授权的网店加大查处力度。黄建平称,目前在淘宝网上搜索“马可波罗瓷砖”“马可波罗卫浴”两个关键词,可以找到近500家店铺,但经过集团授权的只有两家,集团也只在天猫设立了旗舰店,其他店铺全都是冒名侵权的。阿里在回应中称“在天猫上就有7家店铺拥有广东唯美陶瓷有限公司即‘马可波罗’商标持有者的授权”。
   黄建平的议案让“平台售假”问题重回公众视野。这个问题在近几年的讨论中其实已经达成了如下共识,即平台对售假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作为平台,阿里巴巴有责任审核商家资质,保证其信息真实,发现售假的商家,应及时关停相关店铺,保护消费者及合法企业的权益。虽然近几年,阿里巴巴不论是主动还是迫于压力,都在打击平台的假冒伪劣产品,但实际效果似乎难以令人满意。例如此次阿里回应中所称的“7家”即使是事实,但是这个“修正”恰恰证明了其打假缺乏力度,因为毕竟还有400多家店铺未得到马可波罗的品牌授权却可经营。
   平台对打假的义务毋庸置疑,阿里自己也称“打假是平台的天生责任”,因此,遇到打假难题,平台都应尽力去克服,而不是百般辩解。与此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只靠平台不能彻底解决假货问题。电商平台上的假货并非平台自产自销,因此假货之“锅”,不应只由平台来背,它也背不动。
   作为平台,阿里巴巴仅仅为商家和消费者提供了交易的场所,换言之,阿里巴巴不生产产品,只是产品的搬运工,它为商家提供了一个分销渠道,为消费者提供了方便的购买途径。假货从何而来,这个追问才是解决“平台售假”问题的关键所在。人们的视线不能仅仅聚焦线上,更要看到线下隐藏的制假窝点,线上治理是治标,线下治理才是治本。这意味着,需要相关行政部门进行“行政打假”,关掉黑工厂,堵住造假源头,从根本上防范假冒伪劣产品。
   作为商品流通的两端,企业和消费者既是假货的受害者,有时可能也是假货的助推者。就企业而言,产品生产出来后,并非直接到了消费者手中,而是积压在下游渠道商手里,此时如果企业对渠道管理不善,混乱的渠道也会损害企业利益。黄建平称:“经过集团授权的店铺只有两家,集团也只在天猫设立了旗舰店。”而淘宝网针锋相对地“怼”道,有7家店铺拥有“马可波罗”商标持有者的授权。因而,分销渠道的混乱很容易导致假货泛滥。
   同样,某些消费者也不能算是假货的受害者。没有市场需求就不会有假货生存的空间。马云曾在乌镇举行的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称,互联网上假货泛滥离不开“贪心”的消费者。他举例说:“25块钱就想买一块劳力士手表,这是不可能的,是你自己太贪了。”这番言论虽遭到炮轰,但确实说出了一些消费者贪图“小便宜”的心理。事实上,确实有不少人明知道某些商品是假货,还是出于各种原因选择购买,客观上给假货流通提供了市场。
   此外,目前我国相关的法律法规相对滞后,对制假售假者难以产生应有的震慑力。我国《刑法》第一百四十条“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中规定,销售金额五万元以上才会判刑;销售金额二百万元以上的,处十五年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对此,马云认为,这意味着违法成本太低,“以阿里巴巴为例,去年大数据排查4495件线索,截至目前,公安机关得以依据现行法律规定进行刑事打击的只有469件,只占十分之一;33例已经判决的案件,80%还判了缓刑。这只会鼓励更多人前赴后继地参与制假售假。”淘宝网也称,该平台上已有刑事判决的案例占执法机关收到的线索“比例不足1%”。对此,马云呼吁应该“像治理酒驾那样治理假货”,学习美国“奉行严刑重典,公司会罚到破产,连携带使用假货的人也会面临拘留”。
   面对假货,只有相关各方少些相互埋怨,多些勇于承担责任,相互协作共同“背锅”,才能真正治理好“平台售假”的痼疾。

 

粤ICP备05000001


Copyright©2001-2017 GDCA All Rights Reserved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版权所有 2001-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