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信息公开目录
b信息公开相关规定
b信息公开指南
b依申请公开
b信息公开年度报告
b联系方式

监管动态 图片新闻
行业要闻 历史信息
本局概况 政策法规
经营许可 互联互通
电信资费 码号资源
统计信息 运营企业
服务监督 互联网管理

 



监管部门暂不受理审批:AR游戏走向“十字路口”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国内的AR游戏行业正站在命运的“十字路口”上。近日,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官网刊发消息称,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暂不受理审批“精灵宝可梦Go”(又称口袋妖怪,PokémonGO)类型游戏,正协调对该类型游戏组织开展安全评估,建议国内游戏企业在研发、引进、运营此类型游戏时审慎考虑。
   对于刚刚开始火爆的AR游戏而言,这可不是个好消息。2016年7月,AR游戏行业凭借《口袋妖怪》引爆口碑,该游戏甫一上线便登上当月全球iOS & Google Play应用收入冠军位置。此后,在国内,无论是还处于迷茫状态的VR/AR厂商,还是资金充裕的手游厂商,均看到AR游戏的风口,甚至包括BAT、网易、新浪等互联网企业也开始摩拳擦掌,谋篇布局。然而现在,AR游戏的风要停了?
   “AR游戏确实存在一定的社会风险,包括对地理信息安全的威胁、对社会交通安全和消费者人身安全的威胁等。”赛迪顾问高级分析师鹿文亮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然而,作为一个新事物,AR游戏还有一个长期的探索过程,随着行业的发展,开发者与用户探索出保证安全性与可玩性的游戏手段之后,监管层也可能会放宽态度。”

   AR游戏“过山车”
   VR元年未过,风口却已慢慢转向AR(增强现实),这恐怕是2016年最令创投圈人士跌破眼镜的事。
   2016年,资本、产品春风习习的VR行业,至今仍未出现现象级内容产品。反观AR,尽管在虚拟的构造能力上不及VR,但受到市场和用户的稳步追捧。2016年7月,凭借一款《口袋妖怪》在全世界刷遍“存在感”后,包括腾讯、百度、蚂蚁金服、新浪、网易等巨头在内的企业及资本,开始加速布局AR游戏。
   然而,2017年伊始,业内人士恐怕要再次大跌眼镜了。近日,广电总局表态称,尽管《口袋妖怪》类游戏采用了大量新技术与创新应用,对于游戏技术的发展有一定启示意义,但考虑到其运营过程中的社会风险,因此暂不受理AR+LBS类型游戏的审批。同时,广电总局方面表示,正与国家有关部门协调,组织开展安全评估。
   多位业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AR+LBS游戏确实存在一定的社会风险。所谓AR+LBS游戏,是指将虚拟内容与实体环境进行结合,玩家在现实环境中通过电子设备上的地图定位寻找虚拟物体。“对于玩家来说,可能会在一些区域面临危险,比如在桥梁或道路上,会有落河、交通事故等隐患,即便在较为空旷的广场上,也可能产生拥挤踩踏事件。”鹿文亮说。
   “隐私方面也是问题。”业内人士罗超告诉记者,“玩家可能会误入私人场地,引发不必要的麻烦。”
   鹿文亮则表示,考虑到AR+LBS游戏的操作过程中需要拍照,因此玩家越多,积累的数据便越多。“位置数据的信息叠加到一起,进行数据重构,就涉及城市中的信息安全问题。”
   事实上,在海外已有这样的前车之鉴。例如,《口袋妖怪》在日本上线一个月后,便引发79场交通事故;一名法国玩家也曾因玩该游戏误入军事基地而被逮捕。目前,印度尼西亚已禁止警察在工作时间玩该游戏;以色列当局也对军事基地的军人作出了类似决定;伊朗在2016年8月初即宣布实施禁令,成为首个完全禁止《口袋妖怪》的国家,原因同样是出于安全考虑。
   “在我看来,人身安全的问题基本无解,游戏世界与现实世界目前还无法很好重叠,沉浸在游戏世界的同时,一定会在现实世界遭受冲突,从而导致用户处于危险之中。”蚁视科技创始人覃政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人群聚集带来的不安定因素更为根本,考虑到政策限制执行难度太大,因此干脆予以拒绝,也是合情合理的。”

   行业有待成熟
   在广电总局明确表态之后,业内哀鸿遍野:“AR游戏短期无望”、“国内前景渺茫”、“想在国内做《口袋妖怪》类型的厂商可以死心了”。
   尴尬的是,在国内多家手游厂商公布的2017年产品计划中,AR游戏则赫然在列。除蚂蚁金服已开始测试的《萌宠大爆炸》,腾讯旗下三个工作室也均在2016年针对AR+LBS游戏进行立项,并有消息称腾讯正与新浪争夺《口袋妖怪》的中国代理权。
   此外,网易CEO丁磊也在早前表示已开始测试AR游戏,2016年“十一”期间,百度地图同样推出一款基于LBS的AR互动类游戏,有消息透露,国外备受好评的AR射击游戏《father。io》也在与中国发行方洽谈。
   围绕对AR游戏发展前景、企业未来的AR游戏布局等方面,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联系到蚂蚁金服、腾讯、百度等企业,但上述企业大多以游戏尚未上线、正处于探索阶段作为回应。
   “对于国内的AR游戏行业,我仍非常看好。”罗超表示,“建议企业可以先开发游戏内测,储备技术,等监管部门开闸。此外企业也需要在AR与营销、教育等方面多做尝试。”
   而之所以“开闸”有望,在于AR游戏行业仍处于探索早期。“AR游戏交互性更强,在推广上比VR容易,因此整个行业都是比较看好的。《口袋妖怪》只是为AR游戏提供了一个例子,但还有许多玩法是大家不知道也尚未探索出来的。”鹿文亮表示,“随着行业发展,开发者不断探索兼顾安全性及可玩性的手段,用户也会有新的尝试,此时监管层就可能会放宽。”
   事实上,多位业内人士不约而同地向记者提到了近期“小热点”——AR红包为例证。目前,支付宝的AR实景红包以及QQ1月11日推出的 AR 红包,正是基于AR+LBS技术开发出来的产品,“它们在一定程度上就是AR游戏”,但因为在设计和玩法上的考量,可以规避一些问题。
   至于AR游戏遇冷对硬件的影响,覃政表示目前AR硬件还不太涉及到LBS服务,影响不大,“目测需要一年至一年半后,AR硬件的第一代标准才会成熟。”此外,尽管认为AR+LBS是大势所趋,但覃政仍强调,类似《口袋妖怪GO》的游戏虽然号称AR+LBS,但实际上并没有使用AR眼镜,实际效果并不炫酷,更多是在消费IP,“考虑到目前政策不允许,我建议先谨慎对待,等待相关硬件的成熟”。

 

粤ICP备05000001


Copyright©2001-2017 GDCA All Rights Reserved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版权所有 2001-2017